家丑不可外扬

国务院调查组的报告人手一份,具体内容在座的各位早就心里有数了,再由付省长亲自重复一遍,是必须要走的过场。

叶天南听了,当时就愣住了。

他也明白付先锋也不过是想借助他的力量,压郑盛一头,政治上的事情,本来就是互相借助,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互相利用。

利用好了,也可以互惠互利,也没什么。

莫非夏想是在郑盛的授意

叶天南借助湘省道桥的力量,和郑盛抗衡了几年,眼见郑盛渐占上风,突然就杀出了付先锋,而且付先锋还有意和他联合,他当然求之不得。

他不惜放下省委副书记之尊,上会之前,亲自到杨恒易的办公室问了个一清二楚。

昨晚发生的事情,叶天南天亮之后才知道,心中很是烦躁。

但夏想昨晚的所作所为,非常完美,显然有挑拨离间之意,就立刻让叶天南有了警惕之心。

杨恒易当然不会一五一十地全部抖出来,家丑不可外扬,但夏想巧妙一局的手腕,他还是没有隐瞒,全部告诉了叶天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