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

问到“九爷”的发育情况,杨传忠满眼含笑,他说:“‘九爷’脖子可以直起来了!眼睛会随着声音转来转去,以前一直担心的视网膜问题没有出现!”那种喜悦和骄傲,和任何一个新爸爸并无二致。而说到一位1997年出生的体重只有800克的早产儿,杨传忠主任笑得很自豪,“孩子现在上高中,成绩很好,综合素质也很强。”他说,很多早产儿家庭,都已和他成为朋友。

“九爷”是一个生命的奇迹。这个奇迹何以缔造?答案就在医生们和煦的笑容里。

在深圳市妇幼保健院采访过程中,从院长到每一位医生都反复强调,对于早产儿及超早产儿,一定不要轻言放弃,要选择正规医院做产检,不放过任何一个早产迹象,及时到有条件救治超早产儿的大医院分娩。院长姚吉龙博士说,早产儿救治成功并健康成长,对家庭来说可享受天伦之乐,对社会而言,减少了残障儿童带来的经济负担。因此,成功救治早产儿、不断提高救治水平是医院的社会责任。

现代医学之父威廉·奥斯勒曾这样描述现代医学的弊病:科学与人文断裂,技术进步与人道主义疏离。我国著名妇科医生林巧稚则说,“一个鞋匠经过训练也可以做手术,但他当不了大夫。”其中的差距即在于仁心,妙手不易做,仁心更难当。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儿科首席专家朱小瑜教授痛心地说,“要尊重每一个生命。许多以前被放弃的孩子,其实是可以救治的,希望‘九爷’能带给大家信心。”那种对于生命的珍惜与敬畏溢于言表。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一楼贴着一张感谢信,产妇家属在信中说,医护人员对他们像家人一样,对该吃什么、不该吃什么都极为关心。在医生的帮助和鼓励下,产妇放弃剖腹,安全顺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