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到7500米的时候已经体力不支

刘永忠在电话中告诉记者,由于前一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体能补充不够,登到7500米的时候已经体力不支,而当时已超出了计划登顶时间3个多小时,当时距离顶峰还有600米的高度。在相互的鼓励下,队伍终于在下午3时30分左右登顶。

3月24日凌晨4时,登山队员从7000米的四号营地出发冲顶,并计划在当天上午的9点左右到达顶峰。从7000米到7300米海拔的路段修有路绳,但从7300米之后没有路绳遇到了困难,只能用绳子把每一个队员和向导结组连接起来行走,这样,攀登速度受到了限制。

然而不幸的是,在下撤途中,一名叫sanuimanskka的芬兰登山家及一名夏尔巴向导滑坠不幸遇难。其他队员安全下撤到四号营地,但四位队员有不同程度的手脚和面部冻伤。刘永忠告诉记者,次日,尼泊尔有关部门和芬兰驻尼使馆人员乘坐直升机到来,想将芬兰登山家的遗体运回去。经过队员们和向导的努力,尽管找到了遗体,但无法在高海拔地区完成遗体吊运。最终只能让这位芬兰国人引以为傲的伟大登山家长眠于安纳普尔纳的怀怉里。

然而一直以来,攀上安纳普尔纳峰的梦想,一直埋藏在刘永忠的心中。今年2月28日,刘永忠与来自龙岗的农业银行职员张梁、来自北京的山友静雪,还有另外几位由西班牙、匈牙利、芬兰等多个国家的登山友人组成了一个登山队前往尼泊尔,继续向安纳普尔纳峰进发。他们3月初就到达海拔4200米的登山大本营,冒着严寒在此进行前期适应性训练。随后往海拔5100米的一号营地和5600米的二号营地进发。在6400米的三号营地和7000米的四号营地,登山队员来回修整登山路绳和运送登山物资。3月16日,完成了冲顶前的一切适应训练和物资运输工作后,队员们于3月19日从大本营再次出发,经过一号、二号、三号营地时都进行休整,全体队员于23日进驻到海拔7000米的四号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