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雀村民都说:我们在北京有一个亲戚叫台盟

2011年6月,经台盟中央牵线,台湾高级茶艺师李飞鸿以海峡两岸经济发展协会副秘书长的身份来到赫章考察。“李先生说赫章茶可以达到15泡以上,是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高山绿茶,应该认真规划,形成产业规模。”中共县委统战部部长王永忠回忆说,这番话让赫章人豁然开朗,“原来山里藏着宝”。

“在盛华,赫章的学生是最幸福的,因为有很多台盟盟员关心我们。”盛华学院高职班学生陈美凤说。

饮水升级工程,将自来水引到村里的各家各户,一举解决了全村812人和1266头畜的饮水问题,进一步改善了当地的生产生活条件;住房改善工程,对海雀村72户农户的茅草房进行改造,建成砖混结构一楼一顶平房62栋,砖瓦房10栋,总建筑面积4320平方米,结束了村民住茅草房的历史,海雀村的人居环境一举得到较大改善;文化建设工程,在民生条件有了相对改善之后,为了丰富海雀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提倡积极向上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台盟中央在海雀村建成由1个活动大厅和5个小型活动室共计270平方米组成的文化活动站。 10年来,台盟中央以海雀村为突破口,逐步打开了全面对口帮扶赫章县工作的新局面。

台盟中央领导高度重视社会服务工作。台盟中央主席林文漪多次在台盟中央工作会议上对社会服务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常务副主席黄志贤、副主席苏辉也多次对社会服务工作提出具体要求。多年来,台盟各级组织以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使命感,坚持“量力而行、尽力而为,讲求实效”的原则,努力做好社会服务工作,把“两岸一家亲 共圆中国梦”的重要理念落到实处。

一个地处乌蒙山区的一类贫困村,如何在10年间实现了由瘦“海雀”向“金凤凰”的蜕变?如此翻天覆地的改变,离不开台盟中央的对口帮扶。

在台盟中央及社会各界的倡议下,2011年,台湾企业家王雪红投资兴建了完全公益性的贵州盛华职业学院,为赫章籍优秀贫困学生提供定向就学和就业支持。2012年4月,盛华职业学院与赫章县签订了招收赫章贫困学生免费学习协议,赫章每年可遴选20名当年参加普通高考录取的贫困学生赴贵州盛华学院在校免费学习。3年来,在台盟中央与盛华学院帮助下走上成才之路的优秀赫章籍学生愈加增多。

“从前家人生病,要走好几天山路去乡里找医生,如今哪怕夜里12点,卫生所大门都敲得开。”46岁的苗族大婶杨付碧高兴地说。

贵州省赫章县是台盟中央对口扶贫县。多年来,台盟中央充分发挥自身优势,广泛动员各省(市)台盟参与支持赫章建设,推动赫章县实施民生工程项目,台盟中央在公共服务设施、医疗服务、教育事业等方面帮助赫章快速发展。

根据李飞鸿的建议,双坪乡、哲庄乡开始尝试农户与协会合作的种植模式,极大提高了茶叶产量,实现了规模效益。如今,两个乡共有近3万亩的高山茶园,不仅生产原生态有机绿茶,还研制出广受东南亚客商喜爱的“夜郎红茶”。加上其他乡镇的零星生产,赫章县茶业年产值现已达2000多万元。

在台盟中央的努力下,今天,海雀村民住房差、饮水苦、看病难、文化生活贫乏的问题从此一去不复返。海雀村民都说:“我们在北京有一个亲戚叫台盟。”(文/团结报记者张雯宁)

2005年,台盟中央积极加入支持毕节试验区开发扶贫的行列,选择国家级贫困县赫章作为帮扶联系对象。10年来,台盟中央及台盟各地方组织倾情投入,帮助赫章发展特色优势产业、改善教育医疗条件、提高民生质量参与两岸交流合作,走上脱贫奔富的快车道。

要尽快改变海雀村的贫困面貌,民生改善是当务之急。找准了帮扶切入点,台盟中央很快就开始筹划实施与老百姓生产生活最息息相关的多项民心工程。

“赫章地处偏远,鲜有人知。如果没有台盟中央发挥与岛内联系广泛的优势,引导和带动台商前来考察,不可能有高山绿茶今天的发展。”王永忠说,这些年县里先后接待了8批次40多位台商,在沟通交流中不仅让他们了解了赫章,也找到了不少潜在的合作商机。

除了招商引资,台盟中央还在教育培训、医疗卫生帮扶等方面突出“台”字特色,从两岸同心助学金到帮助赫章学生参与两岸青少年暑期交流,从组织两岸专家义诊到协调优质医疗资源向赫章倾斜……开创了一条务实有效的两岸合作帮扶之路。

“看病远、看病贵”曾是赫章的一个大难题。2008年6月,台盟中央协调中华海外联谊会捐资100万元,援建包括海雀村在内的全县20所村卫生室,每个卫生室占地200平方米,设诊断室、治疗室、药房等科室,并配备了相关医疗器械,有效缓解了全县3万多名人民群众看病难题。

新形势下,台盟中央及地方组织采取上下联动、横向联合,多元化地开展好社会服务工作。通过中央与地方之间的联动、地方与地方之间的联合、盟内与盟外力量之间的结合,做到多层次、多渠道、全方位地挖掘社会资源共同参与赫章帮扶工作,形成了社会帮扶的强劲合力。